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是提示订阅不足分割线------

    “桃戈姐, 这节目组也太操蛋了!本来咱们去参加傅欣容的节目给她捧场就够给面子的了,现在居然要在最后一期再加一个女嘉宾这算什么事嘛!”

    气冲冲走进来的女生身材微胖,满脸怒容。在她对面安静坐着的女生化着精致的妆容,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迷茫, 正是上一秒还在美国公路上做梦的范桃戈。

    半晌之后, 她才缓缓开口询问:“什么节目?”

    刚“醒”过来不到十分钟, 现下纵然内心早已风起云涌却还要在表面上装得波澜不惊,原谅她一时间想不起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几年前的一件小事。

    第一眼看到眼前女生的那一刻,范桃戈内心是懵逼的, 脑海中两个不同时间段的记忆在互相冲撞。

    “就是香蕉台的《我们的悠闲时光》啊!这你怎么都给忘记了啊?”

    女生叫刘虹,是范桃戈现在的助理,为人机灵又八面玲珑, 长时间下来早就和范桃戈处成了表面上的好闺蜜, 之前表现出来的愤怒也恰到好处,这是在为自家艺人鸣不平。

    听到她的回答, 范桃戈又是过了几秒后才有所反应:“哦, 那加的另一个女嘉宾是谁?”

    “姐……你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休息不太好?”小助理满脸担忧,甚至伸手在范桃戈的额前摸了摸, 随后才道, “就是那个叶慈啊, 之前在《清宫寒》剧组里演小宫女的那个。”

    “那节目组给我们的钱也少了一半吗?”范桃戈这次没有再迟疑, 待刘虹回答后就轻声反问道。

    “那怎么可能?!合约是早就签妥的, 刘宏远要是敢再少钱咱们天行也不干啊!”刘虹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了合同, “这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

    “你不用给我看了。”范桃戈挥了挥手,继续问道,“合同上有规定说这最后一期只能有我一个嘉宾吗?”

    “这倒是没写……”

    像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回答,范桃戈闻言只是轻笑:“那你之前那么上蹿下跳也没什么用不是?”

    刘虹愣了愣,她之前也没少在范桃戈跟前吐槽抱怨,后者哪次的反应不是比她还气愤,比她更上蹿下跳的,怎么这次反应这么冷淡?

    转了转眼珠,她又马上堆起了笑脸,再开口时的语气也变得十分轻松雀跃——

    “也是!桃戈姐犯不着和一个小新人斤斤计较,反正这最后一期的关注点都在咱们身上,我听沈姐说公关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不用怕到时候有人和我们抢热搜!”

    刘虹口中的沈姐正是范桃戈现在的经纪人,沈晓菲。

    娱乐圈里公认的经纪人女王,兼具雷霆手段和柔情策略,时常让对手防不胜防,也正是她发掘了范桃戈,让其在去年暑期凭借一部初恋题材的小清新电视剧迅速蹿红,跻身一众小花之列。

    没有沈晓菲,就没有如今的范桃戈。也正是因为这份得之不易的知遇之恩,让范桃戈在之后的数年里对自己的经纪人总是怀着一种雏鸟情结。现在想来自己能长时间对沈晓菲感恩戴德,自己这个小助理吹过的“耳边风”倒是功不可没。

    顺着刘虹的话回想起了沈晓菲一直以来对她的“提携”以及她之后对自己做的事,范桃戈的神情瞬间冷了几分,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日里一贯的慵懒的模样,和自家助理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不用事事说给我听,我累了,回家睡觉。”说完后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刘虹跟着起身,掏出包包里的车钥匙。

    范桃戈直接拿过钥匙,语气十分随意道:“不用,我明天还要用车,自己开回去就行。”

    眼看着范桃戈的身影在化妆间的门口消失,刘虹微微皱起了眉,总觉得范桃戈哪里不太一样了,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仔细回想了一遍两个人的对话和期间范桃戈的神态又没觉得有什么明显不妥。

    就在她低头沉思的时候,门口又响起了一阵清脆且节奏感十足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细跟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

    进来的女人长发微卷,随意披散在肩膀上。身上穿着一身深蓝色职业套装内搭红色衬衣,脖颈上带着一条宝格丽的扇型项链,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饰品点缀。

    “桃戈呢?”女人说话时的语气很轻柔舒缓,让人安心的同时又有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刘虹对沈晓菲一直都是又敬又怕,面对她时远没有和范桃戈相处的游刃有余,闻言赶忙回道:“桃戈姐说她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说完又补了一句,“我瞧着她也觉得精神不是很好……”

    沈晓菲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又轻轻点头:“她这段时间的确挺辛苦的,早点回去休息也好,那你记得明天去接她过来,上节目时要怎么表现我需要再跟她敲一遍。”

    刘虹暗暗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可是……桃戈姐说她明天有事,要用车……”她并不觉得这所谓的“事”是指来公司。

    沈晓菲闻言沉默了几秒,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最后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那行,等她忙完再说吧。”

    ……

    另一边,范桃戈开着车行驶在四环上,晚上六七点钟的四环乌泱泱一片全是红色尾灯,这一点几乎没什么变化。

    只有在自己独处时才敢放下方才紧绷的情绪,抬头看了眼后视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尚未被岁月侵蚀的娇嫩脸蛋儿,24岁可不就是这模样么……

    再次睁开眼就到了熟悉中有些陌生的化妆间,旁边是多年不见的助理刘虹在叽叽喳喳地嚼舌根,竟是真的回到了六年前。

    其实她现在都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梦还是自己真的“穿”回来了,亦或是此时此刻才是真的在做梦。

    多少有点庄周晓梦的滋味儿,范桃戈不禁自嘲地扬起了嘴角。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没什么主旨的胡思乱想,瞥了眼来电显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