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裴影帝最近恋上了一只猫。

    微博上的冷笑话不发了, 改成了一水儿的晒猫日常,更博的频率也跟着与日俱增,除了发图还玩起了秒拍,有事没事就晒上一段“如花”的猫片儿, 看得老裴的亲妈粉们喜忧参半。

    喜的是老裴自从开始玩猫后整个人都散发着某种温柔慈爱的光辉, 比之前更暖了, 而“如花”更是越看越萌,八字脸上就像是写着大写的“丧”字,和如今的“主流文化”莫名契合。

    忧的是裴哥这“沉迷吸猫无心美色”的架势和她们原本的初衷背道而驰, 培根们不得不每天在裴影帝的微博下提醒他“人兽殊途”、“撸猫丧志“。

    也有一小部分人注意到了范桃戈和裴景泽两次发微博都十分“巧合”,单看谁的都没有问题,可凑到一起就有那么点不对劲儿了。

    第一次还能说是当天的热搜惹的祸, 凑巧也就凑了。

    但这次桃哥刚发完“她负责赚钱养家, 谁负责貌美如花”,裴影帝紧跟着就“猫名如花”……

    只不过硬要拿着这两个微博就说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未免KY, 别说裴影帝的培根们会直接跳脚, 就是范桃戈的粉丝都会怒回一句“有猫病”——

    现在的明星撞衫都没什么稀罕的,这前后脚发个微博凑巧撞梗了有什么不可以的?!

    就是因为知道目前的“线索”太隐晦,裴影帝和范小花之间藕断丝连的蛛丝马迹还太少, 在众人不知道的网络深处有那么一小撮人暗搓搓地为这两个人写起了脚本——她们不会KY, 但擅YY。

    范桃戈也没料到自己心血来潮送的一只猫就能让裴影帝转了性, 如花是她偶然间发现的, 只觉得这加菲蠢萌萌地跟你晒肚皮的模样实在治愈, 就想也不想地买来空运给了裴景泽, 还假托了几个月后的庆生由头。

    而自从有了如花,两个人每晚的语音通话顺理成章地改成了视频。

    晚上,范桃戈看着手机里的猫和男人,语气有些难以置信:“你当初明明很嫌弃地不想要的,这才几天呀就性情大变了?”

    她可没忘记不久前她兴冲冲地打电话给他说自己买了只猫送他,这男人语气十分淡漠地回了她两个字:“麻烦”。

    视频里的男人正懒洋洋地靠在床上,如花则是爬在他手边的位置睡得正酣,两只肥爪子还极其谄媚地缠上了裴景泽的胳膊。

    “我嫌弃你就不送了?”裴景泽轻轻扬了扬眉,眼神瞥了眼侧躺在他旁边的猫崽子,“既然躲不掉,不如顺其自然。”

    范桃戈见他用那么深情的眼神看着如花傻眼了,忍不住说出了大实话:“你这还叫顺其自然?怎么看都是满心欢喜好吧?”

    “这床都让它上了还自然呢?!”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玄幻了,裴景泽以前多膈应猫毛啊?衣服上但凡粘上了一根都不再穿的。

    这时候如花忽然动了,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从侧躺变成了仰躺,露出了白白的肚皮,裴景泽极其自然地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如花随即仰起了头微眯着眼明显是一脸享受的模样。

    裴景泽见状发出了愉悦地笑声,表情更是柔情似水,就特么十足的猫奴。

    范桃戈不平衡了,不禁小声嘟囔:“那床我还没上过呢……”

    就活得还不如一只猫,而且这猫还是她送出去的,一想到自己未来有可能和这只猫争宠就有点心塞……

    男人显然听到了她小声的抱怨,闻言扬了扬眉,视线终于从旁边的如花身上移到了电话视频上。

    范桃戈:!!!终于舍得给我一个眼神了啊啊啊!

    他眼角的笑意未散,眼神着她身上流连了几秒后才轻声开口——

    “你回来,我就把它锁外面去。”

    “别说是床了,卧室都不它进来。”

    范桃戈:“……”

    忍不住脑补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画面是必须把如花锁外面的……好像应该大概似乎是挺羞羞哒的样子……

    “其,其实也不用这么虐待她……显得我多没‘容猫之量’啊……”

    而如花这时候发现了自己主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连给它挠痒痒的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回去,当下发出了几声不满地“喵喵”声,企图夺回主人的注意力。

    裴景泽下意识地看了它一眼,左手也安抚式地拍了拍它的头,顺便挠了挠它耳后的位置。

    范桃戈:……

    “锁!必须锁!这张床上有我没它!”

    裴景泽笑着斜了她一眼,却是不想继续看她没什么肚量地跟只猫置气,继而换了个话题:“你的试镜怎么样了?”

    范桃戈杀青后直接飞S市,为的就是和拿下《最美的你》女一号一角。裴景泽之前大概听她提了一句,但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没有细问。

    “那个导演就只有三天时间,但我们到的时候时间就全部安排满了。”说到这事她也很无奈,对方一早就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地根本就没办法让她们临时“加塞儿”。

    “这几天凯哥拖了不少关系,才让对方答应明晚一起吃顿饭。”

    裴景泽闻言微微皱眉:“导演是谁?”

    范桃戈趴在床上仰着头想了想,才道:“叫周丙丁,之前拍了不少网剧,我不是特别了解。”

    别说这辈子,就是加上上辈子那么丁点儿的记忆也对这个名字很是陌生,至于周丙丁之前的作品她还没来得及看,但搜了下资料发现都是些不温不火的。

    裴景泽这些年都专注在电影市场上,别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网剧导演,就是正儿八经的电视剧导演都得仔细想想才能对上号。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得,都不认识,亏他们俩还都是混影视圈儿的。

    “完了,你也不知道,我心里更没底了……”

    范桃戈觉得这事有点诡异,照理说大IP改编,编剧水准一流,投资方财大气粗的重头戏不应该由一个没听过什么名号的导演来掌镜啊?虽说导演大部分都低调,可就算名字再低调再路人可都是拿作品说话的,可周丙丁这明显是作品也不太够看。

    当然也不排除他本人很有才华只是之前始终没遇到对的剧本的情况,范桃戈觉得还是不要“以名取人”的好,反面教材可参考唐纪锋。

    想到这人,她又突然问道:“哎?对了,你之前一直在拍电影,和唐纪锋就一点交集都没有?”

    合作没有过她是知道的,可毕竟唐纪锋也是“年少成名”的大导演,不可能和她家老裴一点接触都没有啊??

    裴景泽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不让你问我之前的旧账,你倒是混不吝地给我找不自在了?”

    “我俩又没在一起过!他可不算我之前的旧账。”

    “嗯,就是追你追得整个公司都知道。”

    “切,小气。”

    “哦,不久前还微博表白了,my love@你。”

    裴景泽语气平淡地陈述,明明没什么发火的迹象却还是让范桃戈不自觉地头皮发麻:“停停停,咱能翻篇儿了不?这年头谁还没几个追求者了呀?”

    男人不理她的“不着痕迹”的自夸,轻哼一声:“他最好别再来一次。”

    “啥?”

    老裴黑着脸,置气般沉声道:“再来一次my love,我就直接my wife@你。”

    范桃戈:“!!!”

    想想有点小激动啊?!她就是敢想想罢了,真要是裴影帝抽风这么干了不知道得冒出个多少个女粉丝骂她。

    别看裴景泽的亲妈粉整天喊着给他找媳妇喊得热闹,真等到哪天没有一丁点征兆了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名副其实”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挑剔呢。

    这道理就跟亲妈给儿子挑媳妇儿一个样儿,没定下来的时候看哪家闺女都水灵着呢,可真等这闺女成了自己的儿媳妇就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范桃戈想的明白,在她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大众和“准亲妈粉”的各种审视甚至挑剔前,打死也不能公开。

    “唐纪锋也就早年拍的文艺片能看看,这些年转型商业片都很失败。”裴景泽话锋一转,居然一本正经地讨论起了“前情敌”的业务水平。

    范桃戈先是一愣,随后跟着点头,就唐纪锋那点水平她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

    裴景泽轻叹一声:“说到根儿上还是肚子里的货太少,也没能随着年龄增长及时补货。”

    出于私人情感,他的确看唐纪锋不太顺眼,但如果这人真是个有本事的,裴景泽也不屑拿专业水准这事故意抹黑他。

    年少成名时还可以拿“天资聪颖”当卖点,可唐纪锋现在已年过三十,水平却没跟着岁数长多少,再这么下去就变成典型的“江郎才尽”了。

    范桃戈听到这话忽然抬眼看了看裴景泽,犹豫了几秒还是轻声开口——

    “老裴……凯哥说你不能演戏了啊?”

    说这话的时候范小幺儿的语气就像是问他今晚吃了什么一样稀松平常,完全没有对待“病人”的谨小慎微。

    裴景泽闻言轻笑:“他还真是够嘴碎的。”

    不用问,肯定是顾梦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江凯叨咕的,然后江凯又转头和他家小幺儿说。

    “……”范桃戈一边抠着手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