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2024年,洛杉矶

    “唐纪锋,你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吗?”

    说话的女人相貌清秀脱俗。她看着眼前面容哀默地企图解释的男人,笑容显得十分无辜。

    “桃戈,我知道你不愿意原谅我。”男人点燃了一根烟,伴随着吸烟的动作深深吐了口气,“我们在一起六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是来求你原谅的。”

    “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是个管不住下半身的人。”范桃戈好笑地打断他,“你不求我的原谅,难道是想要我兴平气和地祝福你?”

    不带这么耍流氓的吧?

    范桃戈一向爱憎分明,尤其是在熟人面前,憎了就是憎了,不可能故作谦让大度。

    听出她话里的讥讽,唐纪锋不禁恼羞成怒,对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女人轻声低吼——

    “范桃戈!我当初是对你一见钟情,即便你开始时对我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我也甘之如饴!可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你的什么吗?我爱的是你出尘的模样!是你那股子像是与生俱来的脱俗气质!”

    仿佛是想到了自己那梦中的女神,唐纪锋的脸上上露出了几丝向往之情,转瞬又被一种晦涩难辨的恼怒取代,继而又道:“我以为自己追到手的是一个白玫瑰,结果他妈的居然是个带刺的红玫瑰!?这种被人蒙在鼓里耍着玩的感觉你明白吗?”

    范桃戈沉默地听完他这一大段的抱怨,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几分动容,准确的说应该是龟裂。

    ——老娘特喵的什么时候脱俗了?我不脱都是一个俗人好吗!合着你今天才认识我?!

    动了动嘴唇动了动,最终却终是将心中吐槽的话憋了回去,主要是不屑回怼了。

    范桃戈无语地摇了摇头,抬头又扫了眼对着烟屁股吞云吐雾强装深沉的男人,这一次笑容中难得多了几分轻松——

    “所以,你昨天睡了的那姑娘,你觉得她是真的清新脱俗,不像我这么表里不一,是你心中真正的白玫瑰?”

    唐纪锋像是没料到她会把话题转换如此之快,愣了几秒后才轻咳一声,慢慢地掐掉烟蒂,再开口时眼神中带着些许灵动的光。

    “我和她不像你想的那样,她……她就像年轻时候的你,我不知道是你这些年变了还是你本来就是现在这样……反正菲儿不一样,她的身体里就住着一个无比纯粹又单纯的灵魂,不止清纯脱俗这么简单,她是真的一点世故都不懂……”

    范桃戈有点听不下去了,匆忙打断——

    “这么说你还约炮约出了新高度,从身体的交·媾升华到灵魂的共振了啊?”

    据她所知,唐纪锋和杜菲儿勾搭到一起还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滚上床也才是昨天的事,床单还热乎着呢。

    唐纪锋闻言皱了皱眉:“她是我电影里的演员,我能从她的表演里看出她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现在自己是爱她的。”

    范桃戈想,也许她从来都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爱过这个男人,否则为什么她看到他下意识维护别的女人时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伤心难过,反而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呢?

    “唐大导演,不得不说,你看人的眼光真的就如你的电影一样烂。”

    范桃戈轻启朱唇,明明是嘴角带笑,说出的话却如同带血的钉子,一字一句扎在了唐纪锋的心上。

    唐纪锋对他的艺术才华有着无比偏执的自信,容不得别人有半点诋毁。他的确少年成名,当年和范桃戈相识时已是业内知名的大导演,可肚子里的干货早就被掏空了,这么多年要不是范桃戈背地里拿着之前的积蓄帮衬他,唐纪锋哪里会有今天的成绩。

    果不其然,唐纪锋闻言嗖地站起身,快步走到范桃戈面前,伸手想把她拎起,范桃戈灵巧地错开,眼神里尽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别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炸,有本事不如去征服口碑和票房。”

    唐纪锋停顿了几秒,随后也是轻笑出声,看向范桃戈的眼神中带着平日里不曾有过的狠戾:“要不要给你个镜子照照,这么恶毒的嘴脸又有谁会爱得起来?”

    “范桃戈,你总是在人前装出一副无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