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范桃戈全程目睹整件事从萌芽走向高·潮,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代替乐正薇儿成了广大网友口诛笔伐的对象。不到两个小时,她的头发还没彻底弄完,最新一条微博的留言就破了五千+。

    江凯看范桃戈低着头不说话,不禁开口安慰:“你也不用太气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说得在理。”

    范桃戈闻言抬头,脸上哪有一丝郁色?反而是眼角闪着的欢愉怎么藏也藏不住:“我哪里气了?谢谢她们全家都来不及!”

    江凯:“……”

    一时之间不知道这话怎么接,只好点烟恨抽了好几口。

    “不是……凯哥你不会生气了吧?”

    江凯:“……”

    “老哥,这事儿我得劝劝你,根本不是挨刀不挨刀的问题好吧?沈晓菲是脑子不好使才给我送热度和流量。”想到这里,范桃戈不禁又扬了扬嘴角。

    江凯抬头看向她,眼神有些晦涩难辨:“热度流量也要分好坏,就算你这么上了头条那也是被黑上去的。”

    说到底,艺人的形象禁不起过多消耗,真等全网扯出#范桃戈滚出娱乐圈#的大旗,那她就算红也是黑红黑红的。

    范桃戈闻言静默了半晌,她又何尝不知道江凯的顾虑,上辈子的演艺事业是怎么断送的她还记忆犹新,可她更记得自己在之后的四年是如何懊恼的。

    恼的不是沈晓菲如何坑她欺她害她到万劫不复之地,而是她自己在那时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魄力。

    形象尽毁、全网唾弃又怎么样?圈内人见她唯恐避之不及又如何?如果她当初不曾懦弱退圈,躲进唐纪锋给她编制的虚假温室中,也不是没有翻身的可能。

    重生一世,范桃戈一早就给自己定了规矩——这次不论遇到怎样的洪水猛兽,不管彼时的自己有多伤痕累累,都要竭尽全力地坚持到底。

    她要坚持到最后,看看会不会与上辈子有所不同,又到底是怎样的不同。

    想到这里,笑容渐暖,再开口时也多了几分柔意:“凯哥,你应该清楚的……在这个圈子里,被黑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都不被人注意到,又或者被黑后从此一蹶不振。”

    江凯听到这话也默了下来,每年能崛起的新人不计其数,能红过三年的艺人却寥寥无几,能造就经久不衰,长红十年的人堪称凤毛麟角。

    见他沉默不语,范桃戈又道:“我想红,单靠演技是不够的,女艺人尤其如此。我要的不止是一个‘演技不错’的评价。”

    “我记得当初见你,你说想要好好演戏。”江凯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却道出了他两次询问她“到底想要什么”时她给出的答案。

    “……”她自然记得,“我当时的原话是‘没认真想过,暂时只想好好演戏’。”

    “而且有个人不久前和我说,既然进了这个圈子就要遵循规则,否则没人会带着我玩儿。”

    范桃戈皮皮地补了一句,将锅甩给了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裴大影帝。也不知道裴景泽听了她这故意的“曲解”会气成什么样。

    江凯闻言毫不客气地给她一记白眼,终是顾忌一旁拼命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宋晨蕊,没好意思挤兑她——

    裴景泽的话能信吗?能吗?!神他妈遵循规则,他什么时候遵循过?只差给别人定规矩了好么!!

    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他甩手将烟掐掉,抬头问:“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不信范桃戈只是闲得没事跟他发感慨,想红和想演戏并不冲突,反而是相辅相成,只不过两者之间又存在一些矛盾的地方。

    理想状况是把戏演好的演员自然能红,红了以后就能接到更好的角色,继而更红。

    可现实是,有时候演技精湛的演员未必会红,而如今红的途径太多了,很多正当红的艺人实际上演技平平,只因为人红,就能轻而易举地干掉戏好人不红的演员,获得更好的角色资源。

    恶性循环,真实得可悲。

    范桃戈想了想,缓缓开口:“我没有靠着一己之力改变大环境的野心,更不想愤世嫉俗或自命清高。不过是想顺势而为给自己拼条出路罢了。”

    她不过是个俗人,娱乐圈既然被称之为名利场,那她又怎么能不图名图利。

    江凯挑眉轻笑,不紧调侃:“你就能确定自己不会成了那个红了却被骂没有演技的?”

    范桃戈闻言跟着轻笑,开口时带着一种不容置疑地坚定和自信——

    “那不能,我有演技,而且必须有。”顿了两秒后,又道,“最重要的是,我会始终记得不忘初心,不改初衷。”

    不忘初心,不改初衷。这八个字是两年前裴景泽出道满十年之际,娱乐圈送给他的评语。

    裴景泽用十多年的时间身体力行地坚持着这八字箴言,范桃戈不敢说自己将来能有他今日的成就,但至少前行的方向要力争不悖。

    江凯这次盯着她看了半晌,终于想起自己当初怎么会冲动地答应带她了——就是这个神情,这种仿貌似所向披靡,无往不胜地蜜汁自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