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裴景泽问:“或者说,你想是我的什么?”

    范桃戈的心理年龄早已过了尚不知事的年纪。明明知道这样的反问无疑是一种陷阱,可对着这张英俊得近乎犯规的脸,听着他那几乎魅惑的低喃音调……

    不可避免的,亢奋了。

    “我想……”她身体微微前倾,抬手轻轻揽住他的肩颈,顷刻间化被动为主动,同样贴在了男人的左耳旁,声音浓欲沙哑,更加撩人——

    “给你当老婆呀。”

    一字一句,半假似真。

    情话说给左耳听,却让眼睛动了情。

    范桃戈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从裴景泽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上离开过,她在那里看到了自己“□□熏心”的痴迷模样,也看到了这男人来不及隐藏的、一闪而逝的愕然。

    室内本就空旷,此时更是寂静得只剩下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最后,裴景泽淡定自若地起身,和面前的妖孽保持了安全距离,一室的旖旎暧昧也被他收走,渣都不剩。

    “你面试的《降妖传》,导演是莫宏斌?”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般,一本正经地开口询问。

    范小幺儿怒了,“裴景泽你有毒吧?”

    一口气儿提到了嗓子眼等着你跟我说这个?!

    男人则是意兴阑珊地抬了抬手:“老了,跟你玩不起心跳。你也别可劲儿欺负我了。”

    范桃戈:“……”

    谁说示弱服软是女人的专利了?她看这货比她自己更深谙其道

    虽然心里郁闷得要死,可到底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男人嘛,哄得逼不得。

    反正她温水煮青蛙,迟早把他弄进肚子里。

    装得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她也跟着坐直了身体:“听说这部戏里有好多老戏骨来压轴,你来不来?”

    “不去。”裴景泽认真摇头:“莫宏斌给钱少,要求还多。我不想自讨苦吃。”

    范桃戈笑笑,却没把他的话当真。

    “你怎么知道导演是他?”

    “你还真是……现在连声‘哥’都不知道叫了。”

    “我现在绞尽脑汁让你打破‘我是你妹妹”的破旧观念都来不及,还想听我叫你哥!?”

    范桃戈觉得除非她脑子瓦特了——一声“裴哥”误终生好吗?

    裴景泽闻言轻笑,也是没打算在这事上和她掰扯出个一二三,转而说道——

    “他能出来拍戏,料想也不会砸了自己以前的招牌。”顿了顿又补充说,“你进了剧组好好拍戏,别捣蛋。”

    “……”范桃戈默了默才一本正经地开口:“你别这么说,我现在还处于叛逆期,你越是这么说我可能就越容易反着来。”

    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带着显而易见地调侃:“都快更年期的人了,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深吸了一口气,在心底默写了十遍忍字,最后还是没忍住。起身抬手准备打人,就又听到男人低声开口——

    “我不问你当初为什么进了这个圈子。可既然来了就要懂得游戏规则,否则没人会带你玩。”

    “尤其是受了委屈受了欺负的时候,想着怎么打回去之前,必须学会自保。”

    “也别太彪,彪过了我也护不住你,就算护得了一时也是害你。”

    裴景泽一句一句地说,她抬起的手缓缓放下,将他的每句话都牢记在心里。却在听了这最后一句时忍不住打断——

    “裴景泽?”

    “嗯?”

    “你以为我想给你当媳妇儿,是把你当条狗呢?”

    “……”

    “我要你护着我干嘛?回头给你买个院子,你看家护院得了。不过先说好,我绝不嫁狗随狗。”

    裴影帝沉默半晌,最后终于不耐烦地挥手:“赶紧滚,别杵这儿气我,我还想多活两年。”

    范桃戈不理,径自伸手捧起他的脸,极其嚣张地在他好看的脸上尽情□□了一番,见男人真的抬手准备抽她才罢休——

    “我走了,你可得好好活着,本来就比我大十岁了,要是再短命我不就亏大了?我还等着给你养老呢。”说罢便干净利落地起身。

    裴景泽被她气笑了,只能无奈摇头,再次抬手指向电梯方向示意她麻溜消失。

    范桃戈见好就收,识趣地“滚”了。

    ……

    从33层下来后直接去了江凯的办公室,未来大佬也是很魔性,到了点也不下班,范桃戈都不知道他整天有什么好忙的。

    “老大,我饿了!!”范桃戈进屋就喊饿,她这一天就早上吃了点饼干垫肚子。

    江凯被她这副饿死鬼的模样吓了一跳:“裴景泽拉着你去干需要消耗体力的事了?”

    遐想了一番他的言下之意里的画面,含羞带怯地开口:“讨厌!”

    刚上任不久的江大经纪人,则是十分不给面子地喷了,一口水卡在嗓子眼愣是咳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指着范桃戈咬牙切齿:“你丫恶心人能不能分个时候?没看我正在喝水吗?”

    范桃戈眨眼无辜:“是你自己先往有颜色的话题上带的,怎么好意思怪我?”

    “我特么……”江凯干手抹了把脸,“我敢说,你还真敢接啊?!”

    “装什么清纯少年?说得好像你第一天认识我一样。”范桃戈给他一个轻蔑的眼神,“能不能不墨迹?先吃饭好么!!”

    “你自己看着办,我订了外卖。”江凯说完后就低头埋进了桌子上的凌乱资料里。

    “外卖?你不是不吃快餐吗?”

    “忙起来饿不着就不错了,谁还顾得上精致生活?”他不以为意地开口,忽又抬起头道,“你也先订一份凑合下,吃完有事和你说。”

    等两个人的外卖先后送到,江凯去取回来一起吃完后,他推开眼前的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